貿易戰中的服務貿易

在今年美國掀起的貿易戰討論中,談的主要是商品貿易的資料,服務業的貿易很少提及。如中美貿易,美國常說去年有3756億美元的逆差(中國的數字則是2758億美元),但這只包括商品貿易,沒有計算服務貿易。

在服務貿易方面,按WTO的數字,美國是全球服務出口最多的國家,也是服務貿易順差最大的國家。在2017年,美國的貿易順差達到2460億美元,遠多於排第二英國的1370億美元。事實上,美國在過去多年對大多數國家都有服務貿易順差,而其中對中國的比例最高。

難要求特朗普邏輯一致

中國自2015年已超越加拿大,成為美國服務貿易順差最大的貿易夥伴,去年達到402億美元,拋離順差第二大的夥伴加拿大,其貿易順差為254億美元。所以,即使按美國的數字來算,去年美國對中國的外貿逆差是3354億美元,而非常說的3756億美元。

按照特朗普的邏輯,如果美國在商品貿易上的逆差源於其他國家的不公平貿易措施,那麼美國在服務貿易上的順差又是否基於美國的不公平貿易措施?又如果多邊貿易協定使美國在商品貿易上吃虧,那美國為何又在服務貿易上受惠?(這裏只按特朗普的說法來問。事實上,外貿的順差逆差不能直接理解為受惠與受損。)

若把服務業細分,美國服務貿易順差的三大主要來源是知識產權、金融服務和旅遊。單是這3個項目,就佔了美國貿易總順差的90%。眾所周知,知識產權和金融是美國經濟的強項,反映在貿易順差上不足為奇。同樣,其他國家也有其本身的經濟優勢,亦會同樣反映在有關的貿易數據上。總不能說己方有貿易逆差就是對方不公平,而己方有順差就是因為有競爭力。當然,我們知道要求特朗普邏輯一致是緣木求魚。

服務貿易在貿易戰的討論中較少被提及,主要原因是服務貿易的總額不及商品貿易多。以2017年為例,WTO成員國的商品總出口價值為17.43萬億美元,而服務業總出口是5.19萬億美元,商品貿易是服務貿易的3.4倍。

然而,上面的數字略為高估了商品在貿易中的重要性。商品的生產少不了服務的投入,如金融、運輸等。所以,從增值的角度看,商品貿易的數字中應該含有一些服務貿易的成分;反過來說,服務業的生產也需要一定的商品投入,服務貿易的數字中也含有一些商品貿易的成分。不過,一般來說,商品生產中的服務投入應多於服務生產中的商品投入,所以,商品貿易應少於服務貿易的3.4倍。

服務業在貿易中的比重不及商品(包括農產品、礦產和工業產品等),但並不表示服務在經濟中的角色遜於商品。事實上,服務業在去年佔了全球生產總值的63%。這個比例在發達國家高於發展中國家,美國的比例是80%,但中國也達到52%。

服務業在生產總值中佔的比例較高,但在貿易中的比例較低。原因之一是,有些服務須要生產者和消費者在同時同地出現,如醫科手術,因此服務業的產品不能像商品一樣大規模生產,運到世界各地。

另一方面,服務業產品較難像商品般轉賣,如理髮師替顧客剪髮,該顧客不能把這個服務再轉售予第三者;他可以給第三者剪髮,但這個已不是原有的服務了。因此,商品可以有轉口貿易,基於同一商品的貿易額自然會增加。

此外,隨着國際供應鏈的發展,在最終產品的進出口之前,已經有相應的原材料和零部件的進出口,這自然增加了商品貿易的數值。

和全球貿易一樣,中美之間以商品貿易為主,但服務貿易的增幅比較快。以美國的數字計算,從2007到2017年,中美之間的商品貿易增加了64%,但服務貿易則增加了200%。美國對中國服務出口的最大項目是旅遊,這包括了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的教育及其他消費。在2016年,這個項目的數值是332億美元,其中125億是教育開支。相比之下,當年美國對中國的農產品出口只有214億美元。上述的332億美元,佔美國對中國服務出口的58%,及商品加服務貿易總出口的19.5%。

中國反制武器限制旅遊留學

再看看一些中國人到美國旅遊的數字。在2016年中國有大約300萬人次到美國旅遊,佔全球到美國旅遊人次的8%,低於英國的12%和日本的9%,但人均消費則是最高的6900美元,而這款項並不包括留學生繳交的學費。

說到留學生,按北美教育工作者聯會估計,在美國的108萬留學生於2016至2017學年總開支達到369億美元,創造了45萬個工作崗位。而根據美國國土安全部的數字,在本年7月有大約34萬中國留學生在美國就讀,佔美國所有留學生約30%。平均來說,中國留學生給美國創造了13萬個工作崗位。

旅遊和留學既然佔了美國對中國總出口約五分之一,也是中美貿易中的一大項目,限制中國人到美國旅遊和求學,自然是中國在中美貿易戰中可以考慮的一步棋。有關限制旅遊,中國在去年也曾出此政策,那是回應南韓安裝「薩德」反導彈系統,禁止中國旅行團到南韓。有報道指出,這措施使南韓在數月內損失70億美元。

然而,有旅遊業論者認為,中國不會以限制國人到美國旅遊來作為貿易戰的一個武器。原因之一是,在中國人到美國旅遊的供應鏈中,有很多是中國或海外華人開設的公司,這與美國以關稅限制中國商品進口會同時打擊在中國的美國公司情況一樣。

在經濟全球化之下,國家利益與本國企業的利益並不完全一致。另一個考慮是,中國遊客到美國多以加州、紐約州和麻省為目的地,但這些地區都是支持民主黨而非共和黨或特朗普的。

剛好相反,白宮內曾有強硬派官員建議特朗普停止給予中國留學生簽證,以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據報道,這個建議引起相當激烈的爭論,雖然暫時沒有成為政策,但若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隨時會由商品貿易戰場擴展至服務貿易。


陸炎輝 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榮譽副教授
(本文同時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載於《信報》「龍虎山下」專欄)​